士嘉堡,不是一座城堡

作者:安城

 

 

当我来到这里,就发觉

雪柏并非是一棵树的名字

熙熙攘攘,破车咣当

大道东,限速六十

 

 

麦高云岂非是一朵云彩?

我常常迷蒙不清

静静的盯着,天地

都变成了云的颜色

时间飞走,才子变丑

佳人消瘦

 

 

明亮的月,覆盖着故乡的肤色

悄无声息的车流

被催眠着,我不禁

喃喃自语,没有泪流

 

 

士嘉堡,不是一座城堡

是用来怀念故乡的地方

 

 

士嘉堡,不是一座城堡

因为

你醒来的时候

你其实就在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