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多村春又来

随感多村春又来

除夕已过,年味渐消,感慨却丝丝袭来。很显然是少年老了,终归看倦了“长空淡淡孤鸟没”的北国空旷,而思念起“杏花时节在江南”的闲散。多伦多的春节实在枯燥低调,年味乏陈。 前些年,小生低头寻路,忙忙碌碌,不曾深有感触,直至今年年关,给自己放了几天假,逍遥于市井之中,方觉陋室之外,枯藤雪道,岁月变迁。万事蹉跎之中,我依旧是那一个长了胡子、但不均匀的少年,端一碗稀饭,蹲在地下室的地毯上,对着春晚的屏幕傻笑。

 

小时候的春节,是真正的“阖门守初夜,燎火到清晨。”曾几何时,我是一个奔跑中的二,手里拿着炮竹,往这里扔一个,往那里扔一个。种下的是喜悦,收获的是嚎叫。而如今深处西半球一隅,“一盘消夜江南果,吃果看书只清坐。”不可不谓简单清净,只见得键盘叩响,鼠标游移,时光分秒流过指尖。肉果甜点,咖啡浓香,水雾升腾缭绕其中,微信红包,则在手机上时隐时现,对你轻声的喊道“你来呀……你过来呀……”人生于此处,何欲何求,不再烦恼,安安静静的,就可以吃成一个胖子。

 

而即便感慨至深,物换星移难免令人惆怅,不变的依旧是一颗傻傻的心。几十年过去,我没有从河西游到河东,而是从一个不愿意种田的文弱书生,追逐风雅,未成骚客,却不知怎么地向往起“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江湖生活,在西半球做起了缁衣捕头。

 

多村的生活固然寂寥,可回想起那些平凡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日子,却依然时有滋味。记得初到多村,一切是如此的新鲜和陌生,使我想起第一次喝咖啡的感觉,那种兴奋感让你觉得,让你觉得……那什么,你是宋词,你是唐诗,你是是不可战胜的屌丝。还记得第一天乘坐多伦多的TTC公交车,到达Sheppard和Kennedy十字路口的时候,我站在路口的西北角,看着久久未见极蓝透亮的天空,呼吸着透明的风,晒着辣嗓子的太阳,觉得新的生活终于要在这里开始了。那时,我豪情万丈,握紧自己的拳头,很认真的对自己说,如果要开始刷盘子,我一定要洗的很快很干净很高级很文艺,总而言之,洗的很吸引人。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乘坐TTC公车,开始冒险去市中心坐有轨电车,车到站了,下车的时候站在门口等着门自动开,门不开,我看着司机,司机看着我,整个车里很安静。旁边一位哥们说:门是要推一下的。我轻轻推了一下,门就开了,差点摔倒。不管怎样,还是没有洗成盘子,我很快就开始在一家律师事务所短期的实习。然后,机缘巧合,就进入了一家多伦多西郊的食品企业做维修部门的协调员。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恍惚,每天来回坐差不多4个小时的地铁和公车,经常去咖啡店买咖啡的时候,自己脱口而出的竟然是中文“给我来一杯咖啡……”,对方没有动静,然后才意识到对面是西人服务员,瞪大眼睛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值得回忆的事情太多太乱了。只能写到这里。着急去吃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