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火、两人和狼笑

 

 

 

作者:安城

 

在冬季皑皑的 雪中

一块被点燃的炭火 在风中

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 偷偷换成

一次失去了激情的呐喊 和由此而来

响彻夜空的 无奈的回音

 

玩弄文字 皓首的诗人

都在眨着 狡黠的眼睛

他们疯疯癫癫 将历史写进

一行行山与水的素描

速写?

或是写意? 被水浸透的一种沉重

吸引了无数的瞳孔 放大

而后将脆弱的神经 弹拨

发出低吟

和其中透过脑皮层的一次短路 麻木

留下一点伤痕

留给这个人的一生 这个读者的一生

 

要注目 风中的炭火

在穿着暖暖的鞋的时候 炭火

看似温暖

它的一点 微弱的火星

在心梢的一块不毛之地上 静静的浮游

将所有温情的水 所泡化的茶的

陈旧的往事 都溶入心田

泡成发黄的 古典 怀念 感伤

以及那褶皱的宣纸上 几粒小小的楷书

一行猥琐的行笔

还有 一个普通人不能视之公共知识的

狂草的线条

都折射成为 腐朽的过去

一毫升 粘性的液体

 

还要看 那炭火

这冬天里的 炭火

在一个穷人的眼里 算作什么

一个穷人的眼里 算作什么啊?

要来温暖的火星 作什么

却让我们的热情 被风吹凉吧

吹进回忆里的春天、夏天 或者秋天也罢

也许热情 早已被炭火下的大地

大地上的雪所掩埋

一种永久的等待 冷漠的情怀

 

狼 一旁冷笑着

突然的出现 盯着炭火的浮游

并看见 其后的人群 衣衫褴褛

猥琐的前肢 缓慢移动

它要做什么?

谁来了

 

将一片叶子 放在那只狼的头上 额头上

告诉它 黑暗中

不要让我们慌张

可是这样的故事 并未持续很久

风来了

叶子被风吹走 带着对温暖的依恋

和一种无可奈何的呼啸 冷笑?

或者其他也罢

走了 吹进了僻暗的角落 不见了

丢了 燃烧了 或者湮灭了

 

炭火也不见了 总之

夜静了 黑了 狼睡了

诗人睡了 穷人睡了

白雪皑皑的 冬季的雪中

坠入童话里的夜境

炭火呢

诗人还说了句梦话

 

2003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