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尘埃落定在荷塘

【旧文】尘埃落定在荷塘

——写在荷塘月色中的清华园,记班刊,并追忆逝去的岁月(2004年10月)

 

 

再一次,轻轻的,我将自己的脚步就那样放在了岸边。任一缕轻微的湿气铺开吧,慢慢的,让它们润泽了自己的呼吸,接着,我们静静地坐下,各自念想着无尽的岁月,眼神的一角,还有海浪那断续的轻笑,它们不断的传来,一边絮絮叨叨,一边还轻柔地拍打着自己的思绪,渐渐悱恻,接近缠绵,而投向远方的眼神,也瞥见沐浴在斜阳中的,那怯怯、无助而缥缈的浮云,正趁着些许朦胧的光亮,载动着自己淡淡的忧伤。

 

近日,常梦回那久远的故乡。我看见在暗香浮动的小院,有我孤独的徘徊。还有凭栏远望中的,那些匆匆的过客,熙攘的人群,都那么遥远、那么沉重。却忽然传来巷中的酒香,和着一缕弹者的弦音。聆听?或幽怨之令人心碎,或浮华之尘嚣四起,或婉转之百回千折,或铿铿之金戈铁马,正待细品之间,琴瑟嘎然而止,然后,她就留给你一丝神秘的微笑,在刹那间,便不见身影。你痴痴的,站在小镇的十字路口,四顾无人,不知所措,傻傻的那么一笑,便只有黯然离去。

 

若干年后,在一个美丽的秋天,你面临另一种叙述的风格,一个选择,些许宿缘。相逢在咫尺之间的朋友,他们的笑容,他们的真诚,已经融化为一种眷恋,那一段别样的年华啊,正是我们的故事。

 

我看到了,那些故事已经开始。在无数次穿越草坪的地方,我们走过;在无数次踱步荷塘的清晨,我们走过;在无数次穿越人群去聆听的回忆中,我们走过;在无数次擦肩而过的邂逅中,我们走过;在无数次夜谈的感慨中,无数次轰鸣的掌声中,无数次的玩笑、眼泪、争辩、孤独、狂喜、冷静和怀念中,我们,捧出了完整的故事,我们的青春。

 

梦的精灵,被水木的深刻唤醒,它们被荷塘间辉映的月色所洗,镀出了如水的灵魂。我们的笔下是独一无二的片段,它们或是月华如水的静夜沉思,或是追抚前尘的淡然回忆,或是举足向前的高亢歌声,或是嘻笑怒骂的小品杂文,或是心系学坛的苦乐探索,或是纷扰动情的尘世万象。不论纵论天下,抑或闲谈小憩;无论是问道于贤,还是稻粱所计;凡有所得之处,皆是我辈群雄之“智”在高远也。

 

如今,岁月的回忆开始沉淀,文本使意象悠远,笔墨赋气象万千,当一行行字句从指尖泻出,一篇篇佳文铺横云万里,我们执着而无尽的遐想,都化为生活的激情、前行的动力。笔下人生短,成句味悠长,水木清华韵,小阁著文章。故事才刚刚开始,一切风花雪月的事,还欠缺很多闪回的技巧、蒙太奇的表达、人物的特写、史诗般的生命历程、痛苦、写意、置身事外的冷静、敏锐的观察……如此种种,都是故事的脚本,都是即将被演绎的文学,是神秘的源代码,是超文本不能代替的错综复杂的念头,还有“to be,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一般的人生追问。

 

再一次,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要做一次短暂的停留,给回忆一点时间。我的回忆顺着那条我所眷恋的河流,流向过往,流到童年,漫溢的纯真的空气、鲜花、水、泥土的气息。老伯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后脑勺,他给我一粒神秘而珍贵的糖果;而老师呢,她送给我一丝天使一般美丽而恬美的微笑、鼓励,让我在人生的舞台上站立,看到希望、竞争,看到残酷、理解,并获得一种坚定的力量、信仰。我看到所有的往事,如同他们即将要在这水木的故事中重新开始,他们要重复自己,给出一个千万次的轮回,一个被咀嚼过无数次的念头、期待、透明的想法,那些令人心痛的升华。

 

正在回味间,歌声却突然响起,“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呵呵,阿杜的恋歌借用一下。于是我就放下了笔,还是慢慢的欣赏这一群甜蜜的少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