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的鞋子

水瓶座的鞋子

从一个人的鞋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我的鞋子并不重要,所以我的性格也并不重要。之所以写这样的一篇文章,是因为很久没有动笔,测试一下一个天天满嘴英文胡说的中青年男子,是否还可以顺溜的敲出一点中文。少年老了,发现这个世界的娱乐性非常重要,文章也是需要具备娱乐性的,如果当年的诗仙李白所写的诗篇仅仅是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收取门票而不是饮酒作乐狂欢派对的歌词,恐怕也没什么了不起。

我要写鞋子,是因为从小就对鞋子没有什么追求,更谈不上什么品位。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一身潇洒的浅蓝色西服,浅白色的衬衫,如果你的相机只拍我的膝盖往上,你会觉得我是一个非常文艺而且摆谱的小少年,15岁穿着35岁成功男士的正装,走在乡间小道上是满脸严肃略带惆怅的表情,脑子里想的是为什么罗素和尼采的书都不太明白,而怎么样才能装出来我其实已经看懂了。真相是我看了几页尼采的没有看懂,去书店还了书然后还是租了陈青云写的武侠。但是把焦点往下移,我的脚上穿的是一双正统的胶头鞋,属于农村标配的那种,上半身和下半身搭配起来非常有喜感。

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军用皮鞋,觉得结实耐用,总是想着,如果有必要踢人的时候脚趾头不会疼,非常可惜的是,从穿军用皮鞋开始就没有机会踢人。经常是一穿就是一年从不换过,鞋跟磨得厉害,走路的姿势会慢慢变成内八字,虽然下盘稳,但是脚很疼,总是不得不在春节回家的时候重新购置。自此养成了鞋不穿烂不买新鞋的习惯。

一个人的鞋子就是一个人的命。我曾经嘲笑所有穿运动鞋的人,我嘲笑你们,为什么鞋子要做成白色的,多丑,容易脏。因为不喜欢运动鞋,我不喜欢运动,也不喜欢所有运动样式的衣服,觉得好丑,看起来好难受。就这样,我前半生两项运动中首要的运动就是读书思考,并以此常年保持腹肌和马甲线,另一项运动保密。

时光飞逝,到了2014年,由于对变换职业生涯的渴求,我开始穿上一双耐克跑步鞋开始跑步,其实已经记不得是不是出国前在淘宝上买的高仿了,反正价格很合适。一个30多岁的人了从来都没有运动过,把这双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球鞋折腾的够呛。刚开始能够跑400米,后来可以跑1000米了,去多伦多的某训练中心练习了一次往返跑,结果跑晕了找不着北,是真的不知道北边在哪里,我迷茫的走着,后边传来教官的喊声:“你干什么,往哪走,门在这边……”

到了第二年,我进行了人生中第一个户外的2.4公里跑,需要计算成绩。当时是多伦多的冬天,寒风萧萧,飞雪飘零,外面是零下15度,吹着风感觉像零下25。作为一个从来不在户外跑步的人,我毫无经验,完全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一件T恤加上一件薄外套,下面只穿着一条秋裤和运动裤,没有戴帽子,没有戴手套,就这样开始了考试。我记得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每跑100米,就对自己说:是不是跑到这里就可以停止了,这种考试还是算了吧。我一边跑,一边迎着风雪,跑步鞋踏在柔软的雪泥里湿的很透,鼻涕和口水在眼前飘舞着,已经阻挡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我当时的感觉只有一个:这人间是否还有温暖,前面是不是有光,好冷……

好歹我还是坚持跑完了,后来才知道有不少竞争者由于天气的恶劣没有坚持下来,考官在终点线等着我,看我的表情像是在看怪物,她说:你是不是从来不跑步啊?我说:是啊。她说:你这穿的是冬天跑步的衣服吗?我无语。

切换了职业生涯,开始了比较频繁的运动训练,也买了一双清仓打折超特价的新鞋子,虽然还是不喜欢运动鞋,但是抵触情绪少了。教官在课上讲,你们现在脚上穿的运动鞋看路面情况,估计可以跑500到800公里就得扔掉了,鞋子可能看起来还是新的,但是对自己的脚和膝盖已经没有什么保护作用了,必须得扔。我顿时把手捂在自己的钱包上。

就这样又成了奔跑中的少年,跑了几个月之后,到了训练基地开始更高强度的训练,可是总觉得跑起来腿很疼,后来脚后跟也疼。非常的痛苦,也非常的郁闷。一天晚上上自习的时候,看到某同学刚刚锻炼完来到教室,他的年龄跟我相仿,只不过他以前拿过空手道青年世界冠军,还在欧洲某国特种部队待过一些年。我于是觉得没有比向他请教更合适的了,他于是跟我解释了走和跑的时候脚底着地、受力以及鞋的选择。他的耐心指教让我颇为感动。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受教,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我的运动鞋太便宜了。

在他的建议下,我在周末立即飞奔到Running Room(本地的一个跑步用品店),店里的老头让我脱掉鞋子在店里走一走,跑一跑,好看看姿势选鞋子。另外,让我脚底蘸水在纸上踩个印子看足弓。最后我选定了一双New Balance的运动鞋,花了150刀好不心疼。穿着这双鞋我才明白以前真是对不起你呀我的脚,于是后来我可以完成10公里跑。记得再次测试2.4公里跑的时候,我作为全班年龄最大的学生,成绩正好在正中间,班长在终点等着我,又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跟我说:你不是说你很不会跑步么?

因为慢慢的适应了运动鞋,所以也不太好意思总穿衬衫和西服裤子,把肚子鼓出来出门了。坐是我的前尘,动是我的兴奋,T恤和球鞋,就这样被你征服。

而我非常开心的是,平时上班都要穿纯黑、铁头、重金属的安全靴,就像是我上大学时所穿的军用皮鞋的升级版。这安全靴,就是被车轮子压过去你的脚都没感觉。下班是白色的柔软,上班是黑色的坚强,一阴一阳,日月交替,岁月如梭,就这样慢慢的过吧。

一个人的鞋子就是一个人的命,要穿着自己的鞋子走自己的路。

作者安城:www.ancheng.org / Email: ancheng@rliu.ca